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凌言 > 加东疫情笔记:辉瑞第二剂的痛苦体验

加东疫情笔记:辉瑞第二剂的痛苦体验

截至2021年8月7日,加拿大检测人数超过3907万。累计确诊人数143万,累计死亡2万人,累计康复140万人,现存确诊10038,这两周有抬头趋势。魁省现存确诊1558。加拿大全国接种疫苗5030万剂,覆盖人口132.76%,魁省接种率133.02%。
 
魁北克卫生部认为第三针对大多数居民并非必须,免疫学家认为是否注射第三次要考虑的是健康方面的好处,而不是为了旅游。他们认为无论如何不该为不需要的人注射疫苗。免疫能力受到抑制的人应该优先接受第三针,注射前要检测他们的血液中是否有抗体。
 
传染病专家呼吁政府强调空气传播的重要性,这方面一直被忽视或边缘化。为什么他们在这个时机再次提出这个问题?因为政府已经放话9月以后将对完全接种疫苗的民众“彻底放开”防疫措施。传染病学家则认为不该摘口罩,社交距离也必须坚持。一米的社交距离是不明智的,何况气溶胶传播基本没被官方承认。疫情爆发之处就有很多线索指向气溶胶传播的重要程度,例如超级传播的事件。邮轮酒店中素未谋面的客人彼此传染就是一个典型例证。忽视空气传播可能出于政治原因,毕竟议员们可能对科学没有兴趣。
 
辉瑞疫苗的第二针比第一针痛苦,注射之前的预约已经是痛苦的开端。第一针后,医生通常直接预约第二针的时间和地点,民众无法选择,被安排在什么时间就必须那时候去。当然,新的时间地点都会参考第一针。卫生部连续缩短两针间隔时间后,我们两次被要求提前约会时间。遇到第一针信息输入有误的民众,第二针还得重新寻找有空闲接种点。
 
痛苦的第二个来源就是未知,预约时无法知晓自己将被注射哪种疫苗。虽然第一剂注射辉瑞的人更多,第二剂却不一定能保证接受辉瑞,目前接种中心提供更多的摩德纳疫苗。混打的风险性未知,谨慎的朋友们都反对混打。万一预约到只提供摩德纳的疫苗不是增加了混打的可能性?
 
预约完成,剩下就是等待了。接种现场已经很空旷,第二针接受越来越多的非预约制人群。即使如此,第二针的现场已经不复第一针的盛况了。到了审核环节,医生表示第二剂尊重第一剂的种类,只要中心两种疫苗都有货。太好了,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有些接种中心只满足预约者的要求,非预约的民众没有权利选择第二剂的种类。
 
注射前医生千叮咛万嘱咐并发症的问题,比第一针时详尽,甚至发了纸质的讲解,细致到退烧药的种类。和摩德纳相比,辉瑞的第二剂没有那么强的副作用,但是个体差异极大。周围的朋友们情况都不尽相同,有的除了疲乏全无其他症状,有的第三天才发作,还有的上吐下泻。我的情况是4小时后体温开始升高,12小时后开始低烧,22小时发烧到峰值,28小时后开始退烧。发烧期间伴随肌肉无力、疲乏、没胃口,第二天基本躺平,第三天满血复活。
 
为了鼓励接种,魁北克政府举办大型抽奖,只要在8月底之前打完第二针的民众都可以参加抽奖。奖品除了现金(学生有奖学金),还有坎昆双人7日游以及任何目的地的商务舱往返飞行。相信这些旅行奖励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人们早就憋坏了,急不可耐地要出门玩耍。很多接种点在第二针后也会赠送小物件,例如口罩和消毒液,还算实用。9月将验收疫苗成果,彻底放开后的校园和工作场所会迎来第四波吗?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