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凌言 > 加东疫情笔记:延迟复工

加东疫情笔记:延迟复工

截至5月14日,全加拿大检测人数超过120万,累计确诊人数73330,死亡5468,康复35923,现存确诊31939。魁省累计确诊人数突破4万,大蒙特利尔区依然是重灾区。全国死亡率上升至7.5%。上周魁省某日托集体感染事件之后,本周一所肉类加工厂2000名员工中900人感染,工厂关闭。大蒙特利尔地区复学复工计划延后。部分大学已经通知秋季仍然进行线上授课,中学也极有可能继续远程教学。魁北克考虑在大众交通等一些人员密集处强制戴口罩。
 
数字迷思
 
累计确诊人数一直是全球疫情爆发以来各国最重视的一项数据。在加拿大,各省筛查方式不尽相同,确诊病例的绝对数字并不是反映病毒传播真实情况的唯一标准,一些专家更推荐参考死亡人数。多伦多大学公共卫生学副教授表示,加拿大死亡统计效率极慢,方式陈旧。一个人死亡时,医生填写纸质死亡证明,传真给处理数据的省级机构。这一过程相当漫长,一年以内经审核的死亡人数,从统计程序开始运行到被统计为数据在案,往往需要几年的时间。遑论某些特殊情况下,医院和验尸官采取特殊的方式去核对信息,使得这个过程更加漫长。
 
死亡人数统计的低效暴露了公共卫生数据收集技术的落后。只看死亡人数,而不将它和往年的死亡人数对比是没有意义的。多年来,加拿大研究者们讨论建立一个国家数据库来加快数据收集。可惜的是这一项目因资金缺乏暂未得到任何推进。加拿大的医疗工作者强调,此次疫情给加拿大和其他各国一个审查国家公共医疗体系漏洞的好机会。此前还有很多讨论集中在改革养老院和护理人员工作条件等问题上。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每次危机都可以成为契机。有的人把灾难当作转变的契机,而有人利用它追逐政治利益。
 
政治角逐
 
5月12日,政府最大的反对党,魁北克自由党党魁实名反对省长,尖锐地指出他的抗疫政策前后不一致、缺乏透明度等问题。本届自由党党魁是该党派第一位女性领导,原籍海地,有工程师背景。她站在科学的角度,指出魁北克持续低效的病毒筛查工作。筛查的数字早就该从一开始的每日6000增加到14000甚至更多,而这一数字到如今也未达成。为避免“为批评而批评”,她同时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例如对公共卫生系统再投资,从预防危机的角度改革老人院,提出老人的居家养老模式等。她认为之前为了选举提出的一些议案依然有价值。期望看到现任执政党—魁北克未来联盟党—在解禁条件上更加透明清晰。
 
图片来源:PHOTO JACQUES BOISSINOT, THE CANADIAN PRESS
 
周三的国民议会上,向省长提出质疑的不止自由党。魁北克最“独立”的魁人党也借“东风”参与讨伐执政党未来联盟。魁人党党魁敦促省长立刻颁布强制戴口罩的条令。他认为省长关于解禁的决定过于草率,毕竟全国60%的死亡人数都来自魁北克。他还指出省长的行为是将公共安全政策和政治行为混为一谈,人们无法清晰看到公共政策在“政治”和“卫生”之间的界限。和自由党一样,魁人党认为目前魁北克政府的行为没有任何科学指导,几乎是摸着石头过河。议会上有律师为政府辩护,表示由于法律上的原因很难在魁北克强制戴口罩。有趣的是,昨天开始政府官员们(包括首席卫生部长)前所未有整齐划一地戴口罩出席发布会。法律上的“强制”和人们选择自主戴口罩并不冲突,关键是改变人们对口罩的认识。
 
这一番突如其来的、针对未来联盟的非难,和即将到来的省选不无关系。反对党利用执政党的错处为自己的选举造势,疫情政治化并非今日才有。国际上一向不乏利用病毒将其他国家污名化的现象。北美最大的法语报刊Le Journal de Montréal最近刊登了一篇诋毁中国的文章,发稿人Rirchard Martineau是魁北克著名的电台电视主持人和专栏作家。文章沿袭了美国英国散布的“中国制造病毒危害全球”言论,极具戏剧化地描绘中国如何先欺骗世界,再以救世主姿态出现,通过捐献口罩等医疗物资来拯救世界,结论自然落到“找中国秋后算账”。全文使用无数个感叹号,仿佛跳脚老太太般着急上火,字里行间透出恨不得立刻跳到中国政府面前去讨个说法的姿态。然而他的一套说辞漏洞百出,颠倒因果逻辑自不必提。这位“中国问题专家”其实是位“全科”写手,以其“广博”的国际政治知识和“进步”思想闻名。而可笑的是,从2010年开始,魁北克新闻局从未停止过批判这位作家文章中失实的信息,片面的分析,甚至一些极端的、歧视性的言论。而这位作家依然以“国际问题专家”的身份持续在北美最大的法语纸媒上向民众散播不实信息。当然,并非所有魁北克民众都赞同他的观点,评论区也有不少质疑。全球大流行这面照妖镜,将继续展现人的善与美,也毫不留情地暴露他的罪与恶。



推荐 7